> 体育资讯 > >宁陕15年免费教育艰难的脱贫实践
体育资讯

宁陕15年免费教育艰难的脱贫实践

时间:2019-07-14 19:42作?admin打印字号?b class="bigger">?/b>?/b>?/b>


2011年秋天实行免费教育后,宁陕县幼儿园学生数量激增,变得拥挤


宁陕中学的任何一栋教学楼,都比县委县政府的办公大楼要好

  地处秦岭腹地的宁陕县,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。尽管“县穷民不富”,但自今年秋季开学实现学前3年免费教育,宁陕的免费教育达到了15年。在“穷县不能穷教育,强县首先要强人”的发展理念下,宁陕“节衣缩食”将财政收入的30%投入教育它到底花钱赚吆喝还是真正为民谋福利?它改变了什么?又面临着怎样的困境?

  “我一定要考上大学,走出去!”18岁的王高亮咬着牙说。

  去年春节,他的父亲给老家比王高亮年纪还大的土坯房子刷了层白灰,这个家庭已经很久没有值得高兴的事情。接下来可以预见的最大喜事是:2012年,王高亮将要考大学,如果考上的话,那就光耀门楣了。

  “穷了一辈子,娃要是有了出息,能考上大学我也就没遗憾了。”王高亮的父亲说。通过考上大学脱离贫困,成为这个陕南小县城很多家庭的梦想。

  “培养一个,脱贫一家”

  王高亮家在宁陕县太山庙镇太山村,离县城大约有30公里。村里大概有100多户,这些年来,让孩子上高中的只有1/3左右,这还是宁陕县实行了免费教育后的数字。

  王高亮的两个哥哥都在成都打工,他们都是小学毕业,家庭困难让他们无法继续接受教育,因此也埋怨过父母。所以,王高亮是这个家庭最后的希望。

  “父亲在山上开石头下苦力,一天挣个七八十块钱。”说起父亲,王高亮眼中已有泪花:“那个活特别辛苦,能干上半个月就是极限了,但除了这个,家里又没有其他收入。”

  高中学业繁重,王高亮3个月甚至一学期才回去一次。父母一个月给他400元钱生活费,其中吃饭至少花300元,另外100元,王高亮都用来买书或者是存下。2012年,他的奋斗目标是:“考上西北政法大学!”“将来想当个法官吗?”记者问。王高亮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想了想他说:“只是希望将来能找个体面的工作,把爸妈都接到城里去,不让他们再在山里受苦。”

  尹和山是王高亮的好朋友,家庭状况和王高亮相似。自从上了高三,母亲就放下了地里的农活在县城一家宾馆找到了洗床单的活儿,一个月挣800元钱。

  在宁陕县中学,像尹和山母亲这样的“陪读”家长很多。2008年,宁陕县实行的高中阶段免费教育,为这些贫困的家庭打开了一扇门,每年减免2000元的学费,对于一个贫困家庭来说,这差不多是半年的收入。

  “孩子能考上大学,将来找一份体面的工作,这个家庭就会富裕起来;即使孩子考不上大学,有了高中学历打工也会工钱多一些,这正是宁陕县免费教育的根本出发点。”宁陕县教育局副局长俞昌勤说。

  “培养一个,脱贫一家”,县委书记陈伦宝笑谈,“培养出来了到外面工作,但父母还是在宁陕县的,把钱寄回来给家里修楼房,这也是扶贫了。如果不把孩子们送出去,那么跟父辈一样,一辈子都还是贫困户。”宁陕县每年拿出财政收入的30%经费用于免费教育,对于这个没有任何大工业的小县城来说,这是脱贫最划算的投资。

  宁陕免费,佛坪也咬牙免费了

  虽然是免费教育,但免的只是每年2000元的学费。宁陕中学校长赖邦志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一名普通的高中生,每学期的课本费大概为300元,住宿费每学期360元,资料费也在300元左右,再加上每天10元伙食费,这样下来,一年的花费也在5000元上下。

  这样的花费并非每个家庭所能负担。宁陕县是国家级贫困县,除了县城的7000多居民外,其余人全部居住在秦岭山区,对于人均年收入只有3812元的很多家庭来说,让孩子上学是一件奢望的事。

  山区的孩子们,大多初中毕业后就出门打工。高晓亮就有这样的想法,姑姑金绪英一提起这个孩子就泣不成声。

  今年的7月18日,高晓亮的父亲带着他和妹妹在村后的蒲河散步,11岁的妹妹一不小心掉进了河里,父亲跳下河把女儿救上来了,自己却没能上来。

  “他们家本来条件就不好,去年从山上搬下来,刚花了4万块钱盖了房子,还欠着1万块钱的账。”金绪英说,“家里就弟弟在矿上挣钱,挖煤,一天能挣个80块钱,但他现在一走,这个家可靠什么活?”

  “我不去上学了,我要打工挣钱。”16岁的高晓亮说。金绪英安慰他:“娃呀,这个家里现在就你一个男人了,你去上学,现在还能上得起,等上不起了再说。”

  不管怎样,宁陕县的免费教育还是得到了家长们的认同。蒲河九年制学校副校长李明军介绍,得知学前班免费的消息,许多家长都把孩子送到学校来了。他扳着手指数道:“去年报名的只有11个,今年一下子就多了8个,老师都不够了。”

  但同样,免费教育也招致了邻县汉中市佛坪县家长的“嫉妒”。与宁陕县四亩地镇仅一条小溪之隔,就是佛坪县的陈家坝村。有村民纳闷:两县相邻,情况差不多,为何佛坪不能免费教育呢?

  今年秋天,在学生家长的要求下,2011年财政收入刚过千万元的佛坪县,也咬着牙实现了高中免费教育。村民邹晓华说:“要不是宁陕这一搞,我们佛坪人也不会省下这个钱,每学期省1000元,对乡下人来说可不是小数目!”

  大批幼儿争入园,教师短缺

  尽管实行免费学前教育,但实际并不能彻底解决宁陕全县幼儿入学问题,师资不足和农村幼儿园的缺失,是学前教育面临的两大难题。

  这个位于秦岭南麓的县城,是个不折不扣的山区,海拔最高的地方近3000米。县城、乡镇和村庄普遍人烟稀少,全县公共交通只有1路县城公交车、6路县内班车以及38辆出租车。

  由于自然条件限制,该县目前接近2/3的乡镇还没有幼儿园。宁陕县民办幼儿园园长戴艳说:光靠免费教育政策,很难根本解决农村儿童“入园难”问题,投资加强乡镇或农村的师资力量才是重中之重。

  由于免费,宁陕县幼儿园在免费前后,要求入园人数差异明显。县幼儿园园长周莉莉说:“今年一下子来了近300个孩子,最后还有70多个孩子没报上名。”

  周莉莉在县幼儿园已经工作了近20年,见证了这几年县幼儿园的变化。“虽说是县城,但都是山里的孩子,为了省钱幼儿园可上可不上,但免费后家长们都送孩子来了。”周莉莉说。8月31日报名那天,天还未亮,就有家长在幼儿园门前排队。当天共招收218个孩子,但仍有不少家长不愿走。周莉莉没

  有办法,只能对家长说:“回去吧,不能再多了,再多孩子们坐都没地方坐了!”

  “我们幼儿园现在只有32个老师,按标准每个老师只能带六七个孩子,现在已经远远超了。”周莉莉说。于是,一部分孩子只好去城里的民办幼儿园,虽然县财政也给每个孩子90元学费补贴,但私立幼儿园要收60元/月的保教费。就是多收这60元钱,许多人也觉得不公平:既然免费,大家待遇应该一样,凭啥自己的孩子上不了公立幼儿园?

  周莉莉更忧虑幼儿园教师的素质问题。在县教育局统计的72名农村幼儿班教师中,幼教专业背景的为零。43名参加了转岗培训,另29人尚未接受统一的幼儿教育培训。幼师年龄普遍偏大,40岁以上的教师,是农村学前班的主力。

  整个宁陕县,仅县幼儿园、三星幼儿园、四亩地幼儿园共7名专业幼儿教师。在这个偏远的县城,除了宁陕本县生源的幼师,很少有其他专业师资进入。在乡镇,幼儿园甚至要由原来被“清退”了的民办教师来支撑。

  学生多了,管起来也难了

  师资力量不足的问题,同样存在于宁陕县的小学至高中。宁陕县教育部门曾发文:只要招

上一篇:2012年度党报党刊征订发行工作进度的第一次通报
下一篇:我县召开村“两委”换届选举任务集会